主页 > 发展历程 >

一批道士道姑接踵而来

除了在片名上无节操寄生院线电影被人诟病,不少网络大电影的内容也实在不敢恭维。看完《再见美人鱼》的张小姐用“无语”来形容该片,她直言,这部网络大电影讲述了美人鱼和霸道总裁的故事,“尽管在画面制作上还算不错,但内容非常凌乱。”而一位叫安歌的网友自称是边吐槽边看完《道士出山》的,“这部片子在剧情上就是东抄袭一点,西抄袭一点的大杂烩,更不用说演员的糟糕演技和五毛特效了。”乐视视频负责网络大电影的王涵介绍,网络大电影的制作周期通常从三个月到半年,“只要感觉市场上有一个热点,马上就会进行创作,好能尽快上线。”据了解,网络大电影的制作费通常在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,《再见美人鱼》花了五个月进行制作,已经算是讲究的了,即便这样,由于品质不高,依然被网友差评。

不过,不少网络大电影的点击率确实非常惊人,这也与视频网站在宣发上的推动密不可分。《再见美人鱼》系列导演高伟伦介绍,腾讯视频软件的开机画面就是《再见美人鱼》的海报,并且腾讯充分利用旗下的社交媒体平台,从qq到微信都有推送。

在高点击率的刺激下,相比于2015年上线600多部电影,2016年上线的数量可能会达一两千部。而其中,视频网站自制的网络电影大概有几十部。今年爱奇艺将出现首部投资千万元的网络大电影《我的极品女神》,请来了王晶执导,郑伊健、周秀娜主演,试图改变网络大电影给人的粗制滥造印象。编剧杜红军表示,网络大电影的成本飙升是必然趋势。他建议,应该重金悬赏剧本,“有了好剧本以后,请一些艺人、明星都会顺利很多。”

网络大电影寄生院线影片,视频网站多数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这种打擦边球的方式能很快带来点击率。一位业内人士建议,指望网络大电影出品方自律不太现实,但各大视频网站应该洁身自好,不能只看眼前利益。大家可以通过制定行业准则的方式,来共同遏制这种不良风气。

有些网络大电影为了抢占先机,甚至会赶在院线电影上映前上线。去年乌尔善导演的魔幻电影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还未上映,名为《猛鬼吹灯之寻龙诀》的网络大电影就在视频网站登场了,后者连海报都和前者非常相似。有业内人士调侃,看完该片的观众,内心一定是崩溃的。

德衡律师集团肖云成律师表示,《再见美人鱼》使用了片名相近似的影视寄生营销策略,在一定程度上让观众对其与《美人鱼》产生混淆。由于电影消费有“概不退换”的特性,一般寄生电影只需达到把观众吸引进来的目的,在内容上并不需抄袭被寄生影片,因此也没法认定它著作权侵权。

不少网络大电影都是依靠谐音、替换个别字来靠近院线电影名,比如《解救吾小姐》脱胎于《解救吾先生》,《五十度黑》来自于《五十度灰》,至于《屌丝侠》,是模仿《煎饼侠》……也有将几个电影片名合在一起的,如《婚姻合伙人之爸爸去哪儿》。而像“大话西游”和“还珠格格”这两个中国影视的热门ip,哪儿能被网络大电影放过?《大话西游之妖怪别跑》系列、《还珠格格2015之还猪格格》等,片名都十分雷人。《道士下山》的出品方新丽传媒副总裁高金玺表示,出于时间和精力的考虑,一般版权方都不会去和“搭便车”的网络大电影制作方交涉,“经典的作品永远被模仿,但从未被超越,网络大电影和院线电影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。”

被人傍上的院线电影,何止《美人鱼》一部?去年耗巨资拍摄的3d电影《捉妖记》创造了中国影史上的多项票房纪录,随即名为《捉妖济》的网络系列电影便横空出世,跟着来的还有《捉妖者联盟》。陈凯歌导演的电影《道士下山》上映后,网络电影市场迅速冒出《道士出山》三部曲、《道士降魔》、《道姑下山》等片。影评人杨楠笑言,陈凯歌执导该片的时候,绝对想不到自己的电影能够如此受网络大电影的欢迎,“一批道士道姑接踵而来,实在让人哭笑不得。”

“点开看才知道,这根本不是周星驰的电影《美人鱼》。”近日,观众张小姐在腾讯视频付费观看了一部名为《再见美人鱼》的网络大电影,直呼上当。这部于今年2月底上线的影片,分为上下部,至今已收获1.4亿次的点击量。而在各视频网站,片名搭院线电影便车的网络大电影,并不在少数。

网络大电影领域主要的几家制作公司也纷纷表态,2016年计划中的影片在制作规模上都会有较大提升,要走精品化路线。不过,一位影评人毫不客气地说,“先别奢谈精品,能做到不毫无原则地‘寄生’在院线电影上,就不错了。”

尽管没有法律上的责任,但搭便车恰恰反映了网络大电影原创的匮乏。由于网络的观影环境不如院线专注,需要在极短时间内吸引用户关注,否则很难让用户看完一部影片,因此网络大电影制作周期堪称“短平快”,这也导致大部分网络大电影比较浮夸。最可怕的情形是,观众将网络大电影与粗制滥造划上等号。其实,互联网不该是残次品的温床,而好的内容需要时间的积淀,片面追求点击率,只会让网络大电影始终品质不高,慢慢地就走进了死胡同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